藏友活动
香港《中国资本市场百年回顾》主讲者简介
中国百年证券展--综合篇剪影(1)--(4)
中国股票文化节在上海成功举办
上海股藏研讨会剪影
股票收藏文化节已成功举办
藏友活动
 
 
在艺术品市场中,挖掘价值被低估的品种,永远是一门让人饶有兴趣的学问,如何在价格纷乱、信息庞杂的市场里捕捉到价值低估品种进行投资,实在是充满挑战,其乐无穷。
本期,我们把目光投向刚刚被市场所初识、收藏者还以行家为主的金石文化板块,近百多年来,金石文化从收藏界的主流品种,到现在的生僻冷门板块,其走势犹如一个从百元下跌到几块钱并蛰伏了多年的股票。
金石艺术品曾是收藏主流
金石藏品虽然冷门,但其内涵极为丰富,文化价值巨大,它涵盖了印章篆刻、拓片碑帖、印谱以及金石家书画等门类。百多年前,金石文化出现了一个历史高峰,大量出土甲骨文激活了文化考证学,一大批文人以此为乐趣,并成为文化品位的象征。当时的收藏界,以收藏有远古金石器物拓片为荣,以在拓片上做考证研究和欣赏感受为乐趣,其拥有者,类似于今天的网络版主。
同时,随着大量历代碑志造像的出土,清中期开始,碑学渐渐昌盛,出现了一大批碑学书法及理论大家,如郑板桥、金农、邓石如、包世臣、赵之谦、康有为、吴昌硕等,他们的作品,金石韵味浓郁,社会影响力巨大。
碑帖的昌盛也随之发生,名家工手把书法家手书的历代大事、盛典,刻凿在悬崖和碑石上,拓下来,形成了碑拓; 而把历代书法家的墨迹刻在木板上或石上,汇集成册,称为贴。在现代印刷术流传到中国之前,文化主要靠碑和帖的拓本传播。而在晚清、民国时期,拓片也成为了文人雅士最崇尚的收藏品,其鉴赏门槛较高,被称为“黑老虎”。
明清以来的篆刻印章,讲究在方寸之间呈现各异神采,一时间名家辈出,流派纷呈,达到中国篆刻史上的第二个高峰。
这样一股收藏界和文化界的洪流,却在日后衰败为一种偏门,期间原因众多,也为今日收藏者留下了巨大想象空间。
金石成洼地后缓缓复苏
民国中后期,雄霸藏界的金石文化地位渐渐被节奏和色调更加明快的青绿山水、写意花鸟所撬动,审美口味有所转向。建国后,金石文化更是被视为封建落后的象征而长期压抑,以致于改革开放后,艺术市场渐渐恢复的过程中,是一大批海外收藏者到内地来搜罗金石藏品,内地的金石收藏直到今天还只是处在缓缓复苏的过程中。
因为各种客观原因导致长期低迷的市场行情,必将在中华文化复兴中得到修复。正是看到了这一空间,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副秘书长、篆刻家、鉴定家袁慧敏早在10年前,就介入了金石文化的价值挖掘中。他在国内第一个开设了篆刻印章拍卖专场、印谱专场、印纽专场、金石家书画、当代篆刻名家作品拍卖专场,连续多次首个专场的开设,导致国内的金石收藏也渐渐升温。
大名头印章价格远不及书画
对于印章,袁慧敏认为,中国书画里画面、诗歌、书法、印章四美合一,而印章呢,又集合了材质美、篆刻美、雕工美、书法美的四美合一。很多近现代书画名家本身就是篆刻名家,比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吴湖帆、潘天寿、傅抱石等,但他们的一幅书画作品动辄上千万元,甚至上亿,而他们印章的创作量少得多,价钱却最多只有几百万元,普遍在几十万元一枚。
又比如齐白石,他是木匠出身,能进入艺坛靠的是他的篆刻,他的第一份润例也只有篆刻的价钱,且价格不菲,达到了同时代顶级人物的价格水平。而齐白石的画即便在70岁以后,也不能被画界主流所认可,被讥为“野狐禅”。今天,齐白石画的平均单尺价格虽然经过两年多的调整,也仍在70多万元。而齐白石的印章,贵的也不过刚刚上百万元而已。两者相较,差异巨大。
青铜器拓片被拍到50万
印谱原本是偏门里的偏门,但经袁慧敏发掘,从中挖掘出了不小的价值。他认为,以前人们看印谱只是为了学习篆刻,现在印谱已经是古籍的一种,除了具有史料、文献、历史和文化价值,还多了一重艺术性。印谱靠手工制作,不易保存,且原印钤盖的印谱价值更高。2010年朵云轩在全球首次推出印谱拍卖专场,一下子让藏界发现了印谱的价值,如今,印谱已经吃香起来,要征集拍品也有点难度了。连当代印谱也开始被人关注起来,这次上海书展上,一套“袖珍印馆”印谱丛书,当场签售掉300套,达到1500本,行情之旺,令人咋舌。
被称为“黑老虎”的拓片,一向是“高知”的领地。拓片上保存了远古的信息,有些拓法如“全形拓”技法一度绝迹,拓片上保留了当时许多文化名人的题签,或考证金石源流,或撰写鉴赏文章,因此拓片作为收藏品具有巨大的文献、学术、历史、文化和工艺价值。最近,一件清代大藏家吴大瀓的青铜器拓片长卷,在纽约从10万美金起拍,拍到了50万元美金,一向不被人所识的金石拓片,能获如此高价,似乎已经说明了问题。
袁慧敏还提请藏友注意历史上的板块联动效应。比如在民国时期的篆刻界,吴昌硕和王福庵、赵叔孺三人齐名,但是如今的印章价格却差了许多,后二人,大众几乎无人知晓了。吴昌硕是诗书画印四绝,赵叔孺也是画印俱佳的顶尖人物,当时在推举海派领袖的时候,还曾在吴昌硕和赵叔孺之间考量过。而如今,赵叔孺的画价是吴昌硕的十分之一,印章价格也是天差地别。另外,西泠几位开创者以及海派早期篆刻的一批同代大师,他们的印章市场差别也很大,那些社会名气响的,价格远高于被历史湮灭的,其实在当时,他们的篆刻价位都比较接近,要说洼地,这都是明显的洼地。
另外,金石家书画这一板块,也一向被书画市场所忽视。人们只追逐书画界大名头,却忘记了金石家这一群体,他们的绘画一般也深具功底,如果你认可他们的篆刻水准,那么连带的他们的书法和绘画水准都应该有个合理的估值。15年前,一位白领的年收入可以买到两方尺齐白石的画(当时齐的平均单尺价位在5万元出头),如今人们早已望洋兴叹了。但是如今大部分金石家的书画作品,一位普通白领的年收入可以买两到三幅,此处洼地特征也十分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