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认购证
93上海股票认购证申请表
92上海
北人股份
王府井
北京城乡(三联同号)
北旅汽车
股票藏品展示
苏三山
太极实业
93南京(单、拾)
91深圳
93海南(单)公众股票认购申请表
93福建(百)
股票认购证
 
 
新股超额利润的魔力,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对新股的疯狂抢购。哪里发行新股哪里就爆发一次排山倒海的抢购狂潮。到1992年8月,当深圳发售新股抽签表时,一百多万股民汇聚深圳,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抢购战,最后酿成让人痛心而又回味无穷的深圳“8.10”事件。
1992年8月7日下午,深圳市的各种传媒分别播发、刊登了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分行、深圳市工商局、公安局、监察局联合发布的《1992年新股认购抽签发售公告》,从而正式拉开了深圳市1992年新股发行序幕。
根据该公告规定:深圳市将向社会公众发行面值5亿元的新股票,采用认购抽签表的方式认购。8月9日至10日两天集中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共500万张,中签率为10%,每张表100元,每一购表人可持10张身份证购10张抽签表。中签者可买1000股新上市股票。
据称,当时深圳市政府和人民银行经过多次反复研究,共制定了5套发行方案,在听取了股民代表的意见后,最终决定采取这种发放认购新股抽签表的方式。
消息传出,7日下午便有人开始排队。到了8日人与物的长龙便将深圳街道分割零碎,许多人倾家出动,带着小凳子、床、席子、自行车、纸箱、报纸、砖头等排在了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长龙之中。
事实上早在两个月前,就有许多人得到了即将发行新股的消息,首先就在深圳之外进行了一场身份证收购大战。买抽签表需要身份证,于是深圳街头遍地都是打电话的人,一个个都对着三江五湖拼命地喊:“赶快寄身份证来!”顿时有的邮局收到的包裹竟是装有重达7公斤的身份证。大量的身份证涌入深圳,特快专递的蓝皮信封满天飞。有的嫌电话联系不可靠,干脆自己搭火车坐汽车到全国各地的农村去租去借甚至干脆就是买!有个能人从内地一次搞来了7200张身份证,还有一部人瞄准备了身份证“生意”的利润可观,便当上了身份证“收购专业户”。到湖南、湖北、浙江等地农村,以每张20至50元的价格租借甚至购买,然后拿到深圳以100至200元的高价出售。据当时有关部门估计,大约有320万张居民身份证飞到了深圳。
深圳人摩拳擦掌准备大搏一场,全国各地的股民与准股民也嗅觉灵敏。他们按往常的经验估计,这次深圳发行的新股上市后至少价格可翻10倍,此等的发财机会到哪里去找?于是,7月下旬开始,各地的股民与准股民便一手提着装满钞票的密码箱,一手提着装满身份证的旅行袋,纷纷南下深圳,汇成一股势不可挡的人流。在抽签表即将发售的前几天,广州至深圳的火车票被炒到400元一张,超过正常价格的10倍以上,汽车票甚至炒到了上千元一张,全国各地的股民峰拥而至。据估计外地来深圳的股民至少70万人,深圳市的大小酒店、旅馆、招待所全部爆满,仍容纳不下潮水般而来的人流,致使许多人不得不露宿街头。
8月7日新股抽签发售的公告一见报,便有许多人赶到发售网点前排起了队伍,至8月8日,各个发售网点前就已经出现了排队的长龙。8月9日 上午8时,遍布深圳市城乡的303个网点开始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各个发售点已是人山人海,能供应50万人的抽签表,实际上购买的人数达120万人之多,可以说是“世界之最”了。
由于这次发售的组织工作存在重大失误,致使许多网点发生严重舞弊行为。有的发售点开门营业仅仅两三个小时便宣布抽签表卖光,数千人的长队中,竟只是三十多人买到了抽签表;有的发售点在刚刚宣布卖完抽签表,数千名投资者悲观失望之时一些“黄牛”便手握数以百计的抽签表登台亮相,以每张700元至1千元的价格兜售。
由于舞弊现象严重,导致了广大排队购表股民的极度不满。8月9日售表当天,一些发售网点的秩序就开始混乱,一度阻碍了发行工作的继续进行。当晚9时许所有303年发售网点的抽签表已全部发售完毕。8月1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分行发布通告,宣布原定于8月10日下午6时的截止收表时间,推迟到11日11时。这一通告如一颗火种,一下子点燃了悲愤万分的广大投资者的怒火。因为他们有理由推测,银行推迟收表截止时间是为了给那些舞弊者创造方便条件以使他们有充足的时间高价卖出那些从后门买走的认购表,于是,表示愤懑、揭露舞弊行为的小字报陆续上墙。
8月10日傍晚,排了两天两夜买不到表,又发现有人舞弊的几千股民开始聚集、围观,继而打着“坚决反对作弊”、“反对贪污”、“我们要公平,我们要股票”的横幅,沿着深南中路向市政府方向游行。晚上8时左右情况恶化,数万人围在市政府周围,并阻塞了深南中路,造成交通中断。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少数人开始行使暴力,砸汽车、砸摩托、攻击执勤干警,一些在红荔路交通银行附近烧毁了两辆汽车、四辆摩托,推翻四辆汽车。在武警去维持秩序时,有多名干警被打伤。在混乱中出现了伤亡。事件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围观者两三万人。
深圳最主要的交通干线深南中路以及深圳市政府门口的大道被堵塞,有关部门不得不动用催泪弹和水炮驱散人群。
当天夜里,市政府及有关方面召天紧急会议,决定第二天增发5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兑换券,每券9月份以后可兑换抽签表10张,中奖率不变,并于当晚10时左右出动数台广播车播发了这一决定,事态很快得到平息,11日凌晨,深圳市一些印刷厂开始赶印新股认购表兑换券,下午2时起开始陆续发售。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等4部门贴出公告:原有的50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已经全部发售完毕。印新表时间来不及,故此先赶印抽签表兑换券……对利用职权私下拿券和送券的要从严处理。
抽签表加倍,中签率不变,此举意味着:或是增加一倍上市股票或是每张中签表由买1000股股票降为500股。
人们又排队买兑换券,不舍昼夜。
1992年12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宣布了对“8.10”事件中舞弊者的调查及处理情况,清查出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达10万多张,涉及干部、职工4180人。
震惊中外的“8.10”事件终于平息。
“8.10”事件的发生,在国内外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它既损害了我国的形象,也对我国改革开放事业产生了负面影响。1992年8月10日之后,国家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停止了新股发行工作。与此同时,此次事件也促使国家证券管理部门开始考虑探寻一种更为科学合理的新股发行方式,从而导致了以后我国新股发行方式的根本性变革。这也许是“8.10”事件带给我们的惟一收获。
对于股民来说,暴富固然是梦寐以求,但对于股市来说却不是正常的。虽然价格与价值背离在世界各国股市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中国股市诞生之初的这种股票价格严重脱离股票价值的现象,却也是不利于股市正常发展的,以通常评价股票价格与价值比例关系的市盈率(股票市价与每股税后收益之比)来看中国股票市场,则当时其股价不是偏高,而是畸高。如上海股市,1992年“延中实业”股票市盈率高达620倍,“大飞乐”则曾达到1350倍。至1992年6月,上海股市的平均市盈率约为200倍左右。深圳股市的市盈率相对上海低一些,约为60倍左右。这样高的市盈率远超出成熟股市的一般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