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股票
中国中南烟草股份有限公司
华美烟草股份有限公司
中华书局-中国近代出版社中的清
中国华成烟草与创始人戴耕莘
恒丰毛绒—与共和国同时诞生的股
华新面粉厂股票
解放区股票
解放区股票的特点(1927-1948)
民国合作社浅说
共和国成立前革命根据地互助合作
罕见的“红军股票”
论苏区的合作股份制经济
民国藏品展示
上海光华火油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松北农商殖业(股息折)
景福衫袜织造厂股票
上海内河
华商电器(伍万股)
恒大新记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民国股票
 

天津证券花纱粮食皮毛交易所

早在1921年10月时,天津就出现了一家交易所——天津证券花纱粮食皮毛交易所,这家由曹锟之弟曹钧任理事长的交易所不到一年即关门停业。日伪统治后期,在天津曾筹组华北有价证券交易所。该所迟至1945年8月才开拍营业,但到1946年4月就被南京政府财政、经济两部勒令停业清理。
其后,天津各界从1947年3月起开始筹备证交所复业。经过近一年的努力,1948年2月15日(星期日),天津证券交易所举行开幕典礼,次日正式开拍。
天津证券交易所的内部组织和交易制度与上海证券交易所大体相近。“股东大会闭会后,以理事会为最高决定机关,理事共25人,以理事长为对外代表”(上海《金融日报》),当时理事长由李钟楚(交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担任;理事长之下聘有经理与副理,“负责执行所中业务”;其下设有秘书室及业务处、事务处、财务处。至于交易制度,也实行涨跌幅限制,开始时是这样规定的:(一)“价格在100元以下者20%”(二)“价格在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者15%”(三)“价格在5000元以上者10%”。后来由于天津证交所行情上涨过猛,经纪人强烈要求放宽涨停限度,甚至在7月10日为此而罢市。但财政部驳回了有关放宽证券涨停限度的请求。
天津证交所开业前呈请开拍的股票共19种,经财政部、经济部核准上市的有13种。如启新洋灰、滦州矿务等。
在天津证交所上市的不同股票其成交单位与叫价单位是有差别的,比如启新洋灰成交单位10万股,叫价单位5角;江南水泥成交单位1万股,叫价单位1元;济安自来水成交单位10股,叫价单位1000元。至于不满一交易单位的零股交易,由交易所指定的经纪人办理,对此天津证交所特颁布了《买卖零股办法》,其中规定:“经手费由本所向买方或卖方经纪人收千分之0.375,指定经纪人免收,但零股买卖如系指定经纪人间相互成交者,本所向主动者收千分之0.375”;“交易税向卖方征收万分之5”。
那时天津股市的热门股票首推启新洋灰,其次是江南水泥、滦州矿务、东亚企业。
早在日伪统治后期,启新洋灰公司的股票就已成为天津热门的投机筹码之一,天津证券交易所成立后仍然如此。这从该所的内部摆设也可看出:“所有交易,均须在指定的交易柜前行之。中间一大交易柜系指定买卖启新洋灰之用,其余12种,由两旁小交易柜办理。”然而,当时启新洋灰公司效益并不好。据天津《大公报》1948年4月的报道:“年来公司生产已有一半停顿,但机构、员工均无法缩减。”其实启新洋灰公司的困境只是当时中国民族工业在“内战扩大、市场缩小和通货继续上涨、购买力不断削弱”的情况下处境维艰的缩影。
天津证交所开始时只进行股票交易,以后又有短期库券上市。1948年8月2日,“民国三十七年国币面额短期国库券”在该所开拍(比上海证交晚了两月有余)。当时短期库券吸引人之处不仅在其期限较短、折价发行,还在其可以“甲乙两种对做”,即买进甲种同时卖出乙种,或买进乙种同时卖出甲种,这样就能“套做一日之利息”。
然而短期库券交易只进行了十余天,整个天津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也不过半年左右。1948年8月19日,南京政府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实行币值改革,并将8月20日、21日定为全国银钱业临时休假日期,沪、津交易所也奉令暂停营业。
短命的天津证券交易所就这样在加速国民党政权崩溃的币值改革推行之际合上了最后一页,此后直至1949年1月天津市解放了也未能复业。
1949年6月1日,天津市证券交易所举行开幕典礼,6月4日正式开拍。该交易所后在“三反”、“五反”运动中于1952年7月21日通告“奉令裁撤”。
天津的第一家证券交易所是1921年2月7日由北洋政府农商部批准成立的天津证券花纱粮食皮毛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俗称证券物品交易所,同年10月1日开始营业,地址在东北角大胡同南口单街子(旧海关道衙门)。资本总额250万元,计10万股,每股25元,股本由天津、上海两地筹集。理事长最初是大军阀曹锟之弟曹钧,后来由于某种原因由当时的顺直省议会议长边守靖代理理事长,国会议员王箴三是理事,专务理事孙隶三是上海方面的股东,是与蒋介石、张静江等人在上海合伙搞交易所投机的大亨。另外理事还有天津交通银行经理张朗轩、曹锐之子曹少珊、国民党党阀张静江之弟张澹如等十人。监察人为天津巨绅李颂臣、顺直省议会副议长彭一山等四人。该交易所的主要人物都是当时显赫一时官僚、富商,曾遭到社会舆论的质疑,指其买空卖空,助长投机。
天津证券花纱粮食皮毛交易所的营业项目名义上虽然包括证券、花纱、粮食、皮毛四种,但实际拍板成交的以证券为主,在成交的证券中又以本交易所股票(见右图)的期货为最多,其他则为北洋政府发行的公债,同时也有上海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成交,但品种和成交数量都很少。1922年3月该所受到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倒闭的影响,暂时停业,直到半个月后才勉强重新开业,但交易情形冷落,开业不到一周又陷入停顿,一拖再拖复业无望,以致使到期的三月期和四月期的该所股票期货不能交割,数百股民因此损失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