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股藏新闻
综合新闻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陆一
转载自ft中文网 观点/专栏/《中国股事钩沉》
8月4日晚,我们导报的老作者、老朋友吴稼祥在微博上就深交所开业前的老5股是否有公开买卖发出询问。之后两个小时,不见有人回应。于是我在微博中简要地就史实做了一个应答:“深圳证交所成立之前,已经有所谓老三家(即特区证券、国投、中行证券业务部)在进行柜台交易。最早上柜的是1988年4月1日开始交易的深发展,后来就形成所谓的老5股。在1988年-1990年初,市场基本平稳。但1990年2月-5月出现暴涨。”
整个周末,由于“梅超风”(超级台风梅花)的光临只能宅在家中,翻检深圳早期证券市场的历史资料,感觉网上的许多争议和不解,其实是对深圳证券市场史前的那一段疯狂的历史不甚了解所造成的;媒体所传播的诸多所谓史实,其实也并不完全准确;而那一段狂热疯癫的造富历史及其后果,对理解现在的证券市场诸多表象应该大有帮助。我作为一个市场历史的研究者,只能在这里把我所了解的深交所成立前深圳证券市场历史史实提供给读者。
在深圳证交所诞生之前,深圳证券市场在1987年前后就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的柜台交易市场。当时,深圳就有“老三家”之说,也就是指: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分行特区证券公司(简称“特区证券”)、中国银行深圳国际信托咨询公司(简称“中行证券”)、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简称“国投证券”)
1985年9月27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批准,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试办深圳经济特区证券公司。1987年9月19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深圳经济特区证券公司由深圳人行兴办改为由10家金融机构出自合办的股份制企业。9月29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经营金融业务,公司正式注册营业,成为新中国第一家证券公司。
(插图1:特区证券)
深圳在1983年7月8日,就诞生了中国最早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宝安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时名为“深圳市宝安县联合投资有限公司”)。1985年8月,当时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李灏被任命为深圳市长,第二年加任深圳市委书记。此后加快了深圳市股份制改革和筹建证券市场的步伐。(详见中国股市历史钩沉之八)
1986年10月,深圳市政府颁布了《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业股份化试点的暂行规定》。1987年3月,决定筹建一家股份制的银行,这就是新中国首家挂牌上市的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简称“深发展”)。
深圳发展银行在1987年5月采用自由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但因为当时社会对股票缺乏认识,早期的股份制改革中发行的股票又大多既不能退股又不能还本、也没有市场转让,因此认购并不活跃。
据筹建并担任深圳发展银行第一任法人的王健(离开深发展后又成为深交所的筹建负责人、第一任法人)对笔者回忆:1987年5月正式批准深圳发展银行首次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原来计划发行50万股、筹资1000万元,但由于人们对股票认识不足,推销工作十分困难。虽然深发展发动全体员工四处兜售,也还是没有完成发行计划。社会认购实际仅占发行总额的49.9%。在此期间,深圳市领导本着对新生事物的支持而带头认购,并曾号召各级党政干部带头认购深发展股票来支持改革,但就是这样,最终发行筹集的股份仍只有39.65万股、筹集了793万元,只达到发行总额的80%不到。
1988年4月1日,深圳发展银行股票,首先在深圳也是全国最早成立的证券公司——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交易。
深发展的发行价为20元,1988年4月配售时尚有诸多老股东弃权。到1989年3月送红股及配售时,优厚的分红收益开始吸引投资者的眼睛。1990年3月分红时将股票面值由20元拆细为每股1元,配股溢价为3.56元。深发展历年的派息很高:1987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派息2元;1988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派息7元(优先股每股派息9.11港元);1989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按面值20元计)派息10元(优先股每股派息12.25港元)。
此外,前后陆续公开发行股票的有深万科(1988年12月28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元)、深金田(1989年2月8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0元)、深安达(1989年12月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元)、深原野(1990年3月3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0元)。这就是深圳证券市场历史上著名的“老五股”。
深圳在1983年7月8日,就诞生了中国最早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宝安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时名为“深圳市宝安县联合投资有限公司”)。1985年8月,当时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李灏被任命为深圳市长,第二年加任深圳市委书记。此后加快了深圳市股份制改革和筹建证券市场的步伐。(详见中国股市历史钩沉之八)
1986年10月,深圳市政府颁布了《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业股份化试点的暂行规定》。1987年3月,决定筹建一家股份制的银行,这就是新中国首家挂牌上市的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简称“深发展”)。
深圳发展银行在1987年5月采用自由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但因为当时社会对股票缺乏认识,早期的股份制改革中发行的股票又大多既不能退股又不能还本、也没有市场转让,因此认购并不活跃。
据筹建并担任深圳发展银行第一任法人的王健(离开深发展后又成为深交所的筹建负责人、第一任法人)对笔者回忆:1987年5月正式批准深圳发展银行首次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原来计划发行50万股、筹资1000万元,但由于人们对股票认识不足,推销工作十分困难。虽然深发展发动全体员工四处兜售,也还是没有完成发行计划。社会认购实际仅占发行总额的49.9%。在此期间,深圳市领导本着对新生事物的支持而带头认购,并曾号召各级党政干部带头认购深发展股票来支持改革,但就是这样,最终发行筹集的股份仍只有39.65万股、筹集了793万元,只达到发行总额的80%不到。
1988年4月1日,深圳发展银行股票,首先在深圳也是全国最早成立的证券公司——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交易。
深发展的发行价为20元,1988年4月配售时尚有诸多老股东弃权。到1989年3月送红股及配售时,优厚的分红收益开始吸引投资者的眼睛。1990年3月分红时将股票面值由20元拆细为每股1元,配股溢价为3.56元。深发展历年的派息很高:1987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派息2元;1988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派息7元(优先股每股派息9.11港元);1989年度为普通股每股(按面值20元计)派息10元(优先股每股派息12.25港元)。
此外,前后陆续公开发行股票的有深万科(1988年12月28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元)、深金田(1989年2月8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0元)、深安达(1989年12月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元)、深原野(1990年3月3日首次发行,发行时股票面值每股10元)。这就是深圳证券市场历史上著名的“老五股”。

(插图2:深发展)

(插图3:深万科)
(插图4:深金田)
(插图4:深金田)

(插图5:深安达)
(插图6:深原野)
由于早期深圳证券市场的股份由上市公司自行登记,1988年4月后,改由证券经营机构代理登记。直到1990年11月26日,深圳证券登记公司开始试营业,这时才开始统一的证券账户登记工作。因此,深圳证券市场史前的股东账户资料应该已经很难考证。
据深圳证交所筹建者之一禹国刚向笔者描述,以及当时受国务院之命国家审计署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组成联合的调查组赴深圳进行调查的报告:
深圳股市自1988年4月第一只股票深发展上柜交易,到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集中交易前,股市走势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1.1988年4月至1988年底的徘徊阶段
由于股票对普通公众来说比较陌生,人们对股票的投资意识相当淡漠,许多人也担心一旦投资股票而没有正常运转的交易机构,就会缺乏变现能力。因而股票价格一直与发行价格保持一致,直到1988年4月深发展股票上柜交易,公开转让,依然有行无市。由于多数投资者仍属于尝试性的买卖,整个交投不活跃。1988年7月、8月后,行情略有好转,深发展股价也不过在20元-22元徘徊,年成交量仅400多万。
2.1989年初至1990年2月的温和攀升阶段
深圳于1988年12月和1989年2月,先后又批准了万科、金田股票发行上柜交易。深发展高额的分红派息送红股远远高于银行利息,更超过了人们的预期回报。因此,股票交易开始活跃,公众投资意识增强。发展银行股票带动了相当一部分公众投资万科、金田股票。已有上柜公司3家,证券商3家。1989年全年成交量达3253万元。1990年仅元月、2月分别上升到495万元和920万元。深发展股价一路上升,市盈率不断升高,成交量不断扩大,到1990年2月,深发展股价已跃升至120元以上。成交量也由过去每日5万、10万上升至每日成交几十万,上百万元。
3.1990年2月至6月的狂热暴涨阶段
自1990年2月以后,市场突然出现异想不到的狂热。公众投资意识突然增强,市场供不应求,交易异常活跃。成交量1-3月为3600万元,4月3100万元,5月份已达1.17亿元,6月份骤增至2.6亿元,上半年达到4.44亿元。
3月10日,深圳发展银行开始派发1989年股息,老股拆细,每股面值20元的普通股,拆为每股面值1元,即变为20股,发行价3.56元,到6月底市价最高达到25元。深万科股票1988年12月每股按1元面值发行,1990年6月底最高价8.25元。深金田公司股票1989年2月每股按10元面值发行,1990年2月配股发行价为15元,6月底最高价83.5元。深安达股票1989年12月按1元面值发行,1990年6月底最高价8.8元。深原野股票1990年3月按面值10元发行,6月底最高价54.5元。先前被视为“疯子”、“傻子”的人们,现在都成了十几万、几十万元富翁。
股票靠送股分红是条生财之道,但这样的发财速度慢了一点。自从有了股票柜台交易之后,股票的价格一下子像产生了极大的磁力,魔幻般地吸引着人们。金田股票在1989年2月公开发售时,各家证券部的门口,通宵达旦地出现了排队的长龙。原计划公开发行45.2万股金田股票,5天就全部售完,最后应股民的要求,又增发了7万股。于是银行存款纷纷流向股市,红荔路(当年深圳证券营业部集中的地方)不知不觉之中,已不再是深圳人特有的地盘。“深圳的股市能赚钱!”消息像无线电波似的以深圳为圆心,向全国各地扩散。从1990年5月起,各路英雄云集深圳,在股票市场大展拳脚,“老五家”上柜交易的股票被抢购一空。
据刘鸿儒当年的调查统计,到1990年4月,深圳发展银行股票价格为每股176.78 元,比接近于实际价值的发行价格上涨了784%;4月拆股后,6月末又上涨到每股24.85元,比4月时的价格上涨598%。截至6月底,其他几种股票的上涨情况是:金田股票每股83元,比发行价格上涨730%;万科股票每股7.13元,比发行价格上涨613%;安达股票每股8.76元,比发行价格上涨776%;原野股票每股53.21元,比发行价格上涨432%。(见《突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之路》,刘鸿儒著,中国金融出版社,2010年版,第62页。)
深圳证券市场在证交所诞生前的这种史前的疯狂,引起了中央的关注、并在1990年5月至年底导致在深圳证交所成立之前就发生了严厉的市场整顿治理:
受国务院委托,国家体改委、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组成联合调查组,从1990年5月中旬起对深圳证券市场进行调查。
5月29日,深圳实施股票交易的涨跌停板10%。
6月中旬,国务院批转国家体改委“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改革不再铺新点”,市场认为这将加剧股票的短缺。
6月18日,深圳将涨跌停板缩窄至5%;6月26日,将涨幅缩至1%,跌幅还是5%,政策导向是鼓励下跌而不鼓励上涨。
7月1日,深圳开始实行《关于对股权转让和个人持有股票收益征税的暂行规定》,卖出股票需缴纳6‰的印花税;红利所得超过银行一年期利息部分,要缴纳10%的个人收入调节税。
7月,《人民日报》编发了《深圳股市狂热,潜在问题堪忧》的情况汇编,说股票市场使机关人去楼空。这个内参差一点使得整个证券市场的试点、两个正在筹备中的证交所胎死腹中。
7月3日至17日,当时国务院总理和分管副总理批示,由国家审计署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深圳进行调查。
1990年10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做出决定,处级以上党政干部不得买卖股票。11月20日,深圳党政干部响应红头文件的规定,纷纷踏入股市开始抛股。
这样,半年以来始终上涨的深圳股市从12月8日开始掉头向下,自此开始9个月的长跌。9个月中,深市总市值抹去七八个亿,市值只剩35个亿,一片恐慌。
这几个月的一系列整顿措施,对整个中国证券市场20多年的发展,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而这些后话将容笔者陆续道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